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8

28. 


他当然知道。 


一讲完那句话,身旁的人就垂下肩膀,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无精打采。大家忙着收拾餐桌时,也自顾自地走去客厅滑手机听音乐。


「我们目前没有这打算。」


凛的脾气很好懂,自小就是如此。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。像现在,他知道凛因为那句话很低落。他也不敢保证凛会在这时候接受自己任何一个约定或是承诺,但反观现在那位Omega,正烦躁的对手机发出啧啧声时,或许这是另外一种旁敲侧击的方式。...
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7

27.


在松冈凛威胁利诱之下,山崎宗介带着少许的质疑与无奈,回到医院签下开刀同意书。的确,是还在犹豫。但占据内心的大多是凛对自己的了解和关心,这让每天起床时看着缩在怀里,还呼呼大睡的Omega时,多涌上一股满满的暖意。


但,没有一个Alpha会想象得到,长这么大还会被Omega这样『无微不至』的照顾着。他自认每天被松冈凛抱怨东抱怨西,已经够唠叨的。


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像是被Omega的母性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新生儿。


「我拿啦!医生不是说绝对绝对不可以提重物吗!」

这不重好吗,只是两袋卫生纸而...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6

26.


「过去因为旧伤没有完全根治就强迫再次比赛,这让肩膀受到极大的损伤,反复的伤害大幅增加日后受伤机率。」 


「我们曾经向山崎先生提出过好几次开刀的建议,虽然有一定的风险,但是现在的技术百分之九十都可以复原的。再加上我们医院提供的医疗照护也都是专业级的。但这几个月以来,山崎先生的复健状况并不如预期,甚至连续好几周的约诊都没有出席。」 


「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。您是山崎先生的Omega吧?请务必转告他,保持希望是复健中最重要的事情,更何况复健需要持续的耐心和坚持,而且中途千万不能停顿,山崎先生这样的态度...只会让肩...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5

25.


——还想回去?

——别傻了,想想是谁毁了这一切的。


耳朵深处的鼓膜被比赛场馆里响彻云霄的欢呼声震的嗡嗡作响,彷佛有一层薄膜紧紧覆盖住脸庞,不只耳朵、鼻子,甚至眼睛还产生都被一股莫名的压痛感。他的眼睛只愿意锁定着场上唯一的Omega,那是一路过关斩将,夺下自由泳一百米和蝶泳四百米金牌的红发选手。他听不太到泳池边的人朝着自己的方向,兴奋地吶喊着些什么,高举的拳头笔直指向场馆穹顶,似乎再也不愿意放下。


凛一定是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也幸好甚么都看不到,否则不知道又要怎么被那家伙给嘲笑。


场边闹哄哄的男女记者和采访媒体,摄影...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4

24.


东京的天气热得不象话,阳光照在身上炙热感,彷佛地表上的人群全成了烤盘上面的鲜肉,太阳正拼命的加温烤熟一样。真琴和凛约在地铁站旁边的吃茶店,一推开挂有铃铛发出声响的门,就感受到店内舒爽的冷气。在失去常理的天气里,这样的冷气和空间,就像沙漠里长途跋涉的旅人见到引颈期盼的绿洲一样,不禁感谢起发明冷气的科学家。


这是家不可多得的小店,里面的客人并不是很多,但却干净舒爽。虽然是地下室的设计,却完全没有地下室会出现的湿气与霉味。松冈凛很庆幸真琴不是找了一家充满鲭鱼味道的日式料理店,他并不是讨厌七濑遥除了游泳之外的另外一个嗜好,只是餐餐都是烤鲭鱼、卤鲭鱼、鲭鱼炖汤...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3

23.


难得连续几天不用在泳池泡一整天的水,松冈凛身上没有消毒水味,信息素上还留着家里那位Alpha淡淡的味道。到家前看到宗介的简讯,所以他在下午的大学课程结束后,顺道去超市买了点鸡蛋和马铃薯。宗介说明天早上可以吃蛋色拉。


他打开门时,发现家里只开了一小盏的夜灯。


嗯?出门前应该都有关到灯才对啊。他隐约在黄灯泡微弱的光线与失去阳光而渐渐黑暗的客厅里,看到Alpha盘腿坐在电视机前面的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


「...在干嘛啊,为甚么不开灯?给人惊喜也不是这样的吧!」凛把大灯打开,走向冰箱把鸡蛋一个个的放进去。...
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2

22. 


「你们当中的一些人,骄傲自大,目中无人。也有人过度紧张,缺乏自信。」鬼之教练站在报名亚太锦标赛的队员们面前,来回踏步巡视着「这都不是我教给你们的东西。」


大学校园就是整个社会缩影。成群结党的Alpha操控着校友会、学生会与热门的体育社团,而他们身后总会跟着几个甘愿为王者服务的Beta。热衷于静态活动的Omega,则多是文组的乖乖牌,适合参加不会耗费太多体能又可以思考的文艺社团。


这只是大多数的状况而已,田岛教练指导之下的游泳校队,绝对不会是现实中会出现的管理体制。高姿态又咄咄逼人的Beta教练,领导着一群自视甚高的Alpha...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1

昨晚发的和好文(并不是)已经被lo怪物当成早餐大口吃掉了。

只好上传到其他地方_(:з」∠)_

但至少不会有和谐器干扰大家吃肉


进入传送门   

有人说看不到,所以也上传到传送门 2


记得回来lo留下小伙伴们的热度和评论~~

昨晚的你和妳,不嫌麻烦的话就再评论一次让我回复吧(´;ω;`) 


[宗凛] See What I have become (ABO) 20

20.


相较于Omega,Alpha在标记Omega之后,并不会失去感知外界信息素的能力。他们可以拥有数个伴侣,而这些Omega将会是他们的财产,此生只会因为标记过自己的Alpha而动情。如果山崎宗介哪一天不再爱松冈凛了,Alpha还可以继续寻求其他Omega的安慰。


而凛,这辈子就只能遭到幻影般的信息素折磨,最终在应该得到救赎的时刻里,失去属于身为人的生存价值。


少了山崎宗介的信息素,凛一整晚辗转难眠。翻身、强迫自己闭眼、再翻身、说服自己该睡了。最后他意识到自己裹起被单不由自主的,无声流着泪。他抱紧床上的被褥,脑内不断甚嚣尘上的负面思维成...

© なし梨 | Powered by LOFTER